周桂花這幾天嘴裡又苦又澀的,就像嚼破了幾十隻苦膽,自從前幾天得知丈夫死訊之後,她幾乎將這輩子能流的眼淚都流乾了。看著還在繈褓中嗷嗷待哺的兒子,周桂花欲哭無淚。


她的丈夫叫黃大壯,兩人去年結的婚,雖然是雙方父母定下的婚事,但婚後的日子周桂花過得很幸福。丈夫長得不帥,又不怎麼愛說話,好在人老實,懂得體貼人,特別是有了孩子以後,丈夫更是把她和孩子當成了手心裡的寶貝一樣,呵護備至,周桂花覺得自己過得幸福極了。

但就在前幾日,丈夫卻出了事。他原本是在省城打工的,一個星期前打了電話過來,說要回家住兩天,還說給孩子和她買了幾身好看的衣服,讓妻子做一些臘腸準備好,他想吃臘腸了。

周桂花當然滿口答應了,丈夫平日裡最愛的就是這一口,於是在嫁過來的這兩年當中,每到過年的時候,家裡都會去買新鮮的大腸來,薰制好做成臘腸。家裡一大半的臘腸幾乎都是丈夫吃掉的,丈夫去省城打工之後,那些臘腸幾乎就沒動過,周桂花想留著等丈夫回來吃。
可就在她已經把臘腸做好了放在豬油罐子裡,只要往鍋裡一熱就可以吃的時候,有人卻看到丈夫被村口那條河沖走了,那天下了一場大雨,河水湍急,丈夫惦記著家裡的妻子和孩子,不等水流下下來便強行渡河,被大水一衝,人影頓時消失在渾黃的河水當中。
當周桂花到河邊的時候,岸上只有幾件別人剛從河水中撈起來的衣服,周桂花望著湍急的河水急得差點暈倒,要不是想著還有個孩子,真想縱身跳入河中,隨那個死鬼去了。
丈夫死後,周桂花三天三夜沒好好睡過覺、吃過飯,只要剛睡著,就會夢見丈夫濕淋淋地站在她的面前,說他在那邊好冷、好黑,可憐的樣子讓周桂花心如刀割。
斯人已逝,日子還得繼續,畢竟還有個孩子需要撫養,周桂花只能強行打起精神來。眼看著孩子越長越大,以後要送他去上學,需要一筆不小的費用,周桂花就將孩子交給公公婆婆照顧,一個人去城裡找了份工作。

她在一家餐館裡工作,每個月工資1000多(約5000多塊台幣),算不錯了,除了必要的生活費之外,其他錢她一分不動,都留著以後給孩子。
當發完第三個月工資之後,她到銀行去準備把幾個月的工資存起來,當查看帳戶餘額的時候,她嚇了一跳,裡面居然多了3000多塊錢(約一萬五千多塊台幣),她趕緊去櫃檯查記錄,問是不是有人打錯錢了,職員告訴她,這是分三筆打進來,不會有錯的。
周桂花就在想,到底誰會給我打錢呢?莫非是騙子?她左想右想就是想不通會有人給她打錢,乾脆那些錢就一分都不動,萬一是別人打錯的,她用了之後別人讓賠怎麼辦?
說也奇怪,從那天以後,幾乎每個月都會有1000塊錢(約5000塊台幣)打到她的卡裡來,從未間斷。她想要知道是誰,卻不知道該怎麼查到那人的資訊,銀行工作人員告訴她,錢是從取款裡無卡存款的,查不到對方的信息。

轉眼間,七八年時間過去了,兒子黃小強也已經長成個半大的孩子,在城裡上了學,周桂花為了照顧他,這麼多年依舊在那家餐館裡工作,不過現在她的工資漲了不少,每個月能拿到3000(約一萬五千塊台幣)左右,還包吃包住。
她一個人帶著孩子,平日裡也沒有其他花錢的地方,錢倒是存了不少,可是就在上上個月,孩子的爺爺身體不好,住了兩個多月的院,錢是花了不少,可最後還是沒能搶救過來,給老人辦完後事之後,七八年來的積蓄算是用的差不多了。
恰好這個時候,孩子成績不錯,她打算把孩子轉到一個更好的學校去,便不得已動了那筆錢。她的良心很不安,想知道每個月給她打錢的人是誰?兒子黃小強年紀雖然小,也會用手機上網了,他告訴媽媽,可以去銀行查到打錢那個人的地點,如果去那個地點找,可能會找得到那個人。
周桂花是個農村女人,沒讀過多少書,但是腦子不笨,聽了兒子所說,就趕緊去銀行查,銀行工作人家給了她一個地址,那是省城的一個支行,七八年來錢幾乎都是從那裡打來的。

周桂花記下了地址,然後向老闆請假,坐了汽車去省城,她在那家銀行附近找了個旅館住了幾天,每天都悄悄地在那附近轉,想要捕捉到那個「可疑人物」。
一連幾天,毫無所獲,到了第五天,正是中午的時候,一個雙腿殘廢的乞丐坐在四個輪子的板車上緩緩滑進了銀行,然後在取款機那裡存錢。
他的錢一張張都是嶄新的,好像是刻意換了整錢來存的,由於雙腿不方便,他整個人的身子是向上仰起的,看起來滑稽極了。把錢存進去之後,他像是完成一件大事,長舒了口氣,然後滑出銀行來。
哪知道路卻被人堵住了,他向著旁邊滑,那人也是往旁邊一擋,他有些生氣了,抬起頭來想要罵那人兩句,等看到那人滿臉的淚水時,他低下了頭,任沾滿污泥的頭髮遮住自己的臉。

「你、你叫什麼名字?」那人問。
乞丐搖了搖頭,嘰哩哇啦地吼了幾句,裝作不會說話,那人蹲了下來,將他緊緊地抱住,「大壯,你騙得我好苦啊,嗚嗚嗚.......」
乞丐見一切都無法隱瞞,心裡泛著酸,對周桂花說:「你來幹什麼呀?好好在家帶孩子不好嗎?」
周桂花拍了丈夫一巴掌:「你這人好狠的心啊,這麼多年讓我一個人帶著孩子,我累得快要死了,都沒人來和我分擔一下。」丈夫輕輕拍著周桂花的肩膀,知道她吃了很多苦,卻不知道該怎麼安慰。

原來黃大壯根本就沒有死,他在省城的工地上打工,不小心摔斷了腿,生怕自己會拖累到妻子,便故意製造了自己被大水沖走的假像,至於那個「目擊證人」,也是他故意安排的。
他沒了雙腿之後,只能靠乞討生活,他不想讓自己的妻子、兒子知道自己是個乞丐,便將這件事隱瞞了下來,想帶著這個秘密進棺材,哪知道最後還是被周桂花知道了。
他問周桂花:「我現在已經是個殘廢了,又當了七八年的乞丐,你和孩子不會嫌棄我嗎?」

周桂花說:「不管怎樣,你都是我的丈夫,孩子的爹,跟我回家吧,孩子長大了,會好好孝順你和我的。」黃大壯想了想,笑著點了點頭,他又想念家裡臘腸的味道了。

 

 

文章標籤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酒店經紀小薰 的頭像
酒店經紀小薰

酒店兼差-酒店兼職-酒店經紀小薰,台北酒店兼職-台北酒店兼差

酒店經紀小薰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